医疗模式改革不能少了制药企业

作者:贵州西码科技有限公司日期:2016-08-05 09:54:07浏览量:

在日前举行的“首届医学发展高峰论坛”上,数百位国内医卫领域的顶级人物探讨着一个挑战传统医学模式的话题:“医学整合”。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说,在当今以慢性病为主的时代,医学整合的理念实际上是人们寻找医疗新模式的尝试。据介绍,与医学整合相对的是传统生物医学模式。后者在过去500年间一直占统治地位,其明显特征是专业化和细分化。在以传染病为主的时代,生物医学模式取得了巨大成功。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慢性病日益成为人类的主要杀手,生物医学模式渐渐显示出弱点,其经年积累的“副作用”也开始为人所重视。此次论坛上,与会者发表了《北京共识》:医学必须有较大的改变,为患者提供更廉价、合理的健康方案——不仅仅是发病后的治疗,还有平常的预防保健——才能够回归到它存在的价值本原,而且人类面临的新健康问题也促使它必须这样做。

   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学分会主任委员胡大一说,当今医学学科多以发病器官、人体系统、诊疗手段甚至诊疗的对象等来划分专科。这种专业分割和专业化对医学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但是这种分化也脱离了人体是一个有机整体的事实,不利于医生对患者整体状态的把握和综合处理能力的培养。进入21世纪后,慢性病取代传染病成为人类的主要杀手。和传染病不同的是,慢性病与许多危险因素密切相关,控制这些危险因素才可以极大降低慢性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而以单一治疗方法为特征的医疗方式往往事倍功半。研究显示,控制目前知道的9种传统危险因素,可以降低90%心肌梗死的危险,而要等到病发再去治疗,不仅花费昂贵无比,其效果也并不总让人放心。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其他疾病上,比如癌症。最新的理论认为,癌症不仅和基因有关,而且与环境、生活方式、心理情绪有关。对于它的诊疗,如果只从单一病源角度,就很难找到法门。

    这些新情况、新问题说明,在某种程度上,沿袭几百年的生物医学模式及其衍生的特异性病因说陷入了困境。天津市中西医结合医院吴咸中院士说,由“整体病”变为“系统病”,再由“系统病”转为“器官病”的医学发展趋势应当加以适度的控制,否则医学就会支离破碎。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张拓红和陈育德则通过对结核病控制的考察发现了其中的冲突。他们在提交给论坛的论文中说,结核病看似简单,有着明确的诊断和治疗手段,但由于人本身的复杂性,其长时间治疗和追踪管理需要医疗机构与公共卫生服务机构的及时互动和有效协调。遗憾的是,已经一定程度“市场化”的医疗机构,治疗结核病患者就不仅有帮助患者恢复健康的动机,还要有获得经济利益和成本补偿的驱动,让这些机构去做那些甚至无法弥补成本的公共卫生服务,如病人追踪管理,其难度不小。

    在本次论坛上,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是“整合”。这是面对医学之“病”医生们开出的药方。临床医学要和公共卫生整合,大医院要和社区卫生机构整合,医学要和人文科学整合……医学整合是对当今医学整体化趋势的回应,也是医学目的的回归。不过,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样,整合涉及的不单单是思维的转变,也有利益格局的调整,而这是更加现实的困难。

    医学分化形成的专业或专科造就了一大批专业技术人才,他们通过辛苦的劳动赢得了荣誉,也获得了报偿;高新技术武装的医院,在市场经济中,与医药企业互相结合,成为稳定的利益集团。医学整合所持的出发点,特别是临床和预防的整合,将保健服务从医疗转变为医疗和健康并重,很可能造成门诊量减少,医院床位空置。这必然影响到部分人的利益。

    安邦研究员表示,医院是药品的最大销售终端,而药品都是用在医疗上的,因此,医院医疗方式的改变,对于医药企业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如今,医疗界开始反思其延续了这么多年的医疗方式了。那么,医药企业是不是也要思考一下呢?

    我们知道,对于某一种疾病,往往需要几种药物共同治疗,这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只不过,这个方案是由医生来设计的,而且对于制药企业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影响的。而如果在未来,医疗领域也开始进行整合,临床医学和公共卫生整合,大医院和社区卫生机构整合,医学和人文科学整合,那么这种整合对于制药企业带来的影响就是非常大的了,或者说,制药企业需要主动去适应、融合到这种整合中去。

    疾病的预防保健,制药企业可以参与;疾病的系统治疗,制药企业可以参与……这其实与安邦研究员此前在《医药竞争情报》中提到的制药企业未来的发展趋势异曲同工,制药企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不再是单一的具有科研、生产功效的企业,而是应该拥有医疗方案综合提供商的姿态,与医疗机构携手,为某类疾病提供专业的解决方案。这应该是未来制药企业发展的主流方向。